第8章 LEHU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嫁给农夫txt下载(1/41)

LEHU6(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罗素问道:“难道你没有看到修罗崛起吗?”

罗素想了一会儿,皱着眉头摇摇头。“不,绝对不可能!如果发动两个世界的战争,最苦的是人民。当生活被毁了,血流成河,人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千万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

南宫云点点头。

罗素握紧拳头:“当初众神之巅的强者入侵,我们却早早发现,早早回应。另外,他们怕你,所以都冲了回来,所以没有流血。但是现在,修罗皇帝竟然敢挑起战争!为什么是他!”

南宫刘芸把义愤填膺的苏揽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定定地看着她。

“我错了吗?”罗素看上去很无辜。

南宫刘芸摇摇头。“你说得对。修罗皇帝该死。”

“嗯!”罗素捏紧拳头,“为什么他认为我们的精神世界不如他们的修罗世界?!简直是欺人太甚!”

当南宫刘芸看到罗素像个孩子一样不可理喻时,他忍不住笑了:“其实他真的很依赖它。”

罗素愣住了!

南宫刘芸宽厚的大手掌捂着脑袋,淡淡的笑着说:“听我说。”

“嗯,你说!”

南宫刘芸摇了摇头:“事实上,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战争的最后决定性因素是最强的一方会赢还是会输。你能同意吗?”

罗素歪着头想了想,南宫云烟说的是真的,如果最强的加入战争,那么这场战争将会大不相同。

"现在最强的显然是超级强者."南宫刘芸说:“精神世界的强者都快死了。和你师父一样,都被困在万柳山。这个修罗皇帝肯定知道。”

罗素噘嘴哼了一声。

“我们家老爷子和冷家老爷子一起去打架,不见了。”

罗素叹了口气。

南宫刘芸就像宠坏女儿一样拍了拍她的头,说:“所以,现在精神世界已经满了,超神境界只有三个强者,而修罗境界至少有六七个强者,再加上半步神影分批打造大、中神境界。所以不难理解修罗皇帝的野心。”

“可是,难道让他野心膨胀然后伤害普通人?”罗素冷笑道。“现在灵帝是我们的父亲,但是我们不能让别人欺负我们!”

当南宫刘芸看到罗素自然而熟练地叫爸爸时,他心里很受用。他点头笑笑:“对,不能让人欺负你。”

罗素突然变得热情起来:“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消耗修罗世界的超级强者!”

南宫云烟笑着看着罗素。

罗素用手指数了数:“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个修罗世界的巨星有田芸王、地雷王、北宗王、佛教徒、修罗皇帝、影帝、神秘黑衣人。当然,神秘黑衣人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罗素一边说一边盯着南宫云烟,南宫云烟笑而不语。

罗素气愤地说:“这里至少有七个超级厉害的人。一次能对付多少?”

南宫刘芸淡淡一笑:“其中,除了矿王,其余都是成名已久的超神。对付他们不容易。单挑肯定赢,但是容易打草惊蛇。”

“但是我渴了。你能给我输血吗?”凶手亲切地咨询了罗素。

罗素气得差点吐血:“你不能把你的血给我吗?”

凶手听到这里,顿时怒了!

你知道,他不在乎任何事。他唯一在乎的是他的血,因为那是他练功的精髓。

因此,罗素的这句话,是违反了他的禁忌。

“找死!”凶手大喝一声,冲向罗素!

“小心!”牧晴看到罗素有危险,下意识地冲上去挡在罗素面前。

她想用自己的身体为罗素挡住这一刻,从而赢得她最宝贵的逃跑时间。

而就在这时,罗素手里的东西已经狠狠砸向了凶手!

“这是大人的法宝!蜀主说,你若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出来亲自教训你!”罗素一边扔一边冷笑一声!

法宝?哈哈!杀人犯冷笑道。

如果这个东西真的这么厉害,这个臭丫头早就用过了。

如果那个女人在这里,这个女孩不会尖叫很长时间。

所以,这个法宝必须和上次一样,不然骗人!

罗素扔掉的东西是她临时做的。

一管药水里面塞了十几颗毒丹,然后用一个魔术让它发光,但是高手一眼就能把事情简单。

所以当罗素向凶手扔药水时。

以杀人狂魔的实力,怎么可能打败它?所以,凶手狂妄地笑了。

一手抓着闪亮药水,不屑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这就是你说的法宝?我要什么法宝才能让你这么自信!”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人,一定会打开塞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顶多喷点有毒气体。

但凶手并不普通,罗素在设计时就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

因此,罗素把药水握在疯子的右手里。

“趴下!”罗素大吼一声。

牧晴几个跟在罗素身边很久了,对她的话有一种本能的顺从。

因此,当罗素大喊大叫时,他们三个下意识地趴下,双手抱着头,蜷缩成一团,以保护他们身体的重要部位。

下一秒!

这个杀人狂魔正如罗素所料,他傲慢到粉碎了药剂。

“轰!”

“砰砰砰!”

“喂!”

"隆隆声"

那小小的药水,包含的力量不是人们所能想象的。

没错,杀手实力真的很差,防守也很差。在等级差距下,一般的* *无法突破他的防守。

但是,这只是在正常情况下。

但现在的情况是,药水在他手里爆炸,他是爆炸的中心。

因此...

“啊!有东西进了我的眼睛!啊,啊,啊!”

“我的手好痛!”

“我的血!我在流血!”

凶手这次真的被炸飞了。

药物试管的残渣飞进了他的眼睛。

他全身涂成黑色,烟雾缭绕,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最严重的是他握着药水的右手。随着他的挤压,药水爆炸,手突然被吹成爆米花。

还有!手机请访问:

而且这些药剂有毒。请搜索(产品% book ¥ net)!最快的更新

所以,伤口出血后,这些毒素会尽快进入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体内。

在他的身体里跑来跑去,四处扩散,扩散得很快。

凶手一开始没发现,直到身体不适才意识到自己中毒了。

但是,杀人狂魔不愧是杀人狂魔。大多数人已经死于这样一种强烈的毒素。

但是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动作慢了一点。

当凶手最终清醒过来处理罗素等人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嘿,人呢?

目前已经看到罗素他们了。

“啊!再骗我一次!再骗我一次!我讨厌!”凶手气得跺脚!

他擦掉脸上的黑色,咬紧牙关向前冲去。

现在,双方的敌意已经被锻造和加深。

凶手不仅想喝罗素的血,现在还迫不及待地想掐死罗素。

于是他尖叫着冲上前去!

罗素他们抓住一切机会尽可能快地奔跑。

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凶手已经完全被爆炸激怒,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如果他这个时候再抓到我,他会死的。

与罗素相比,他们在王牧的学历根本不够br >:

没有他们,罗素跑不了。

于是罗素抓住它们,用空间瞬移动,一次又一次地移动。

度数确实要快得多,但是罗素的精神力量被肉眼可见的度数降低了。

幸运的是,在空之间,她周围的精神力量被泵回并分配给罗素使用,这可以保证她瞬间移动。

“我们现在离森林边缘不远了,是吗?”王牧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穆青点点头,说道:“是的,给我们十分钟,十分钟!我们可以顺利跑出森林!”

但是,十分钟对于别人来说是很短的,但是对于被杀人狂魔追杀的人来说却是极其漫长的。

“不好。”罗素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所有人的心扑通一声跳了起来!

虽然罗素很不情愿,但他还是用头皮告诉大家:“凶手来了。”

他们要哭了!

杀人犯被炸成那样怎么追?这是什么仇恨?

眼睛离森林只有5分钟的路程...

突然,罗素身体一动,脸上出现了笑容。

他们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很快就会被一个杀人犯吸干了血而死,罗素在笑什么?

突然,罗素在空的空中自言自语道:“好,我试试!”

他们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罗素,到底怎么回事?

这种罗素让他们想起了她从海底深渊逃出来的时候,于是她自言自语。

“要是长着日月蹄血的独角兽兽在这里就好了……”当你想到海底的深渊时,你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只带着日月蹄血的独角兽兽,它会将他们从深渊中驼出来。

可惜那一次之后,我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再也没见过。

事实上,罗素并不知道日月中带蹄血的独角兽兽去了哪里。

遇到危险时,罗素试图召唤它,但没有任何反应,这使罗素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请访问:

嫁给农夫txt下载

罗素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她真心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弱,连日月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都不理她,满不在乎。

上次我们是骆驼出深海床,被火云裳和海鲜爷爷施压。它只看在他们的脸上。

当时很得意,也很不开心。

因此,跑到岛上后,他的家人带着血淋淋的蹄子逃跑了,罗素无法停止尖叫。

但是罗素不能责怪它。

因为日月蹄血,麒麟兽总是崇拜强者,这是Y烙在身上的血。

因此,如果要怪罗素,他只能怪自己太软弱。

正因为如此,罗素增强实力的决心才如此迫切。

面对他的小朋友,罗素没有隐瞒,告诉他们真相。

事实上,罗素知道他们心里已经在想为什么这次他们没有让月亮和独角兽的血和蹄拯救这片土地。

但既然如此,他们也没问为什么。

“早就知道,日月中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是很傲娇的。没想到你不服。”

“这个小家伙,你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吗?”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再一想,刚才罗素的眼睛亮了,好像在和某人说话。

所以我可以按顺序看罗素。

罗素真的在与人交谈。

这个人就是海鲜爷爷。

罗素打开了空房间,海鲜爷爷自然可以放出来。

因此,刚才和罗素说话的是海鲜爷爷。

海鲜爷爷虽然不会空技能,但他一开始是跟着大皇帝身边的人走的,没接触过什么。

因此,当罗素的便携空房间重新开放时,海鲜爷爷告诉罗素,她的便携空房间出现了新技能。

此外,海鲜爷爷还教罗素配方。

刚才罗素把这个公式背下来,并决定试一试。

这个新技能的名字是隐藏的空。

什么都没有空,重力空,隐藏空。

此刻,凶手已经追上来了

而他一路怒喊:“我看见你了,都停下来。”

形势极其危急

要做什么

罗素默默地背诵着公式,双手呈莲花状放在胸前。

突然,王牧第一反应是:“嘿,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我的身体不能快速移动?”

文焕东:“我也是。”

穆青:“我也不能动。”

王牧:“我好像被困在沼泽泥里,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后面的两个人点点头。

王牧突然说:“现在我感觉泥又变硬了,我的身体好像变成了一块石头。”

后两个又拼命点头

王牧发现自己无法开口。

这种身体变成石头的感觉真的很恐怖

这时,罗素幽幽地睁开眼睛说:“别慌,你现在笼罩在隐蔽之中空,你的身体像石头一样毫无生气。在凶手眼里,你就是石头。”

人们欣喜若狂

然而,罗素忍不住笑了:“其实我很想告诉你,这种新技能是我刚刚领悟到的,而且是第一次使用,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摆脱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人们想告诉罗素手机请访问:

他们想告诉罗素,她应该尽力而为,不要担心其他任何事情,因为生死由命运决定。

但是罗素怎么能不担心呢?

每个人的生活都取决于她的新技能。

然而,她的担心,又隐隐有点激动。

隐蔽空真的能避开杀人犯的追捕吗?

罗素,他们躲在路右边的石头堆里,闭上眼睛,感受着几乎停止跳动的心跳。

心脏停止跳动,虽然可以降低被凶手发现的概率,但对自身影响很大。

一旦心脏停止跳动超过5分钟,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现在罗素不确定她能否坚持五分钟。

很快,后方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以及杀人狂魔嚣张的喊声。

“我们!给我住手!”

温桓东身形一紧,差点露出破绽。

但好在他的心理素质足够强大,可以快速调整。

来了来了。

凶手来了!

大家的潜意识都开始紧张了!

真的这样漫不经心的站在路边就不会被发现吗?

但此刻的罗素,因为要维持五个人的石化状态,所以额头上一直有细密的汗珠。

大家都期待凶手继续追,可偏偏他在大家面前停下了。

不会被发现?所有人头皮发麻。

而与此同时,罗素却坚持摇摇欲坠,杀手正疑惑地环顾四周。

在目光扫过的时候,我的心都一颤。

罗素咬紧牙关。

李玲已经进入透支阶段,她预计自己最多只能再坚持10秒钟。

九秒钟。

八秒钟。

……

凶手困惑地沉默着头,迷惑地环顾四周。

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气息很明显就在身边...

但是我没有四处看。

然后大家拍拍脑袋继续往前追...

直到凶手的身影消失在公众视线中,大家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罗素。

她已经得到了大力支持。疯子一离开,她就放松下来,立刻坐在石头上。

她的松散和隐蔽空已经无法维持,人们纷纷露出本来面目。

突然从石化状态回来,大家一瞬间都不适应。我觉得四肢都僵硬了,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穆青紧张地问:“凶手还会回来吗?”

罗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以他的智商,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计算,否则我们再也死不了了,但我们还是要小心,他找不到原路回去。”

他们都倒下了。

反正有罗素在,他们根本不需要思考,他们只要听话就行了。

罗素环顾四周,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偏僻小路:“走这边,然后绕过去。”

罗素带头带领人们迅速离开。

他们进入罗素的偏僻小路后不久,杀手沮丧地回头。

穿过石堆的时候,杀人狂魔有很多眼睛。

嘿,你为什么觉得石头少了几块?

你一定被自己弄得眼花缭乱。凶手挠了挠头,很快就把它抛到了脑后。手机请访问:

凶手追了他很久,但他失去了目标,这让他很沮丧。请搜索(产品#书...net)!最快的更新

但是他找的时候找不到,只能无奈

接受事实。

罗素说。

走出森林,面对明媚的阳光,突然有种重获新生的喜悦。

穆青:“我们出来了!”

每个人回头跌倒,都带着由衷的喜悦和感激。

要不是罗素,他们恐怕早就被这个杀人狂魔吸收,变成木乃伊了。

但是谢谢,他们不需要多说什么,所有的感情都藏在心底。

只要罗素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赴汤蹈火。

“你受伤了吗?”穆青发现罗素的动作很慢,脸色也很苍白。

王牧和文焕东都紧张地盯着罗素:

罗素淡淡地挥挥手:“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透支了。休息一会儿,自然就好了。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已经不可能使用精神力量了。”

大家眼里都闪过一抹心疼。

周围的气氛有些沉闷。

“我们回去吧,你可以好好休息。”牧晴关切地说道。

但是罗素摇摇头,笑着说:“还没有。”

“为什么?”他们问齐琦。

其实这一次还没有脱离杀手的范围?

也许凶手下一刻就会冲出去?

一个神秘的微笑出现在罗素的嘴里:“等一下,他们很快就会出现。”

他们是谁?他们都表示怀疑。

但是很快,他们知道了答案。

因为,下一秒,宗玉波和胡一帆出现在大家面前。

事实上,他们从未离开过。

因为他们想知道凶手是否真的会杀了他们,尤其是罗素,他们不能等待罗素的死亡。

然而,他们现在被这个小队留下,安然无恙地走出了森林。

胡一帆睁大了眼睛:“你,怎么了?”还活着?!

几只牧晴的眼睛带着仇恨盯着胡一帆和宗玉波。

然而,罗素漫不经心地笑了:“我们怎么了?”

胡一帆瞟了余阿伯一眼,不解地试探地问:“你没遇到什么事吗?”

牧晴几个人脸上都带着熟悉的笑容,突然明白罗素这是要坑对方了。

于是他们脸上也换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不得不说,没有团队的默契,反应没有那么快,那么统一。

由于害怕犯错,他们决定让罗素说出所有的话。

罗素·格拉迪尼的孩子们:“你们遇到了什么?”这个任务不是很简单吗?把生活资料送到凌长老幽静的小屋,我们就回来。"

胡一帆和宗玉波对视一眼!

不会吧?

没遇到杀人犯?

或者说,其实没有杀手,只是一些学生误传了消息?

“你真的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的人?”宗玉波冷着脸问。

牧晴心里几声冷笑,我怎么能不满足,就因为队里有罗素,所以他们逃回了小生命。

当然,如果有几个人要被坑,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们不仅不说话,他们还——请访问:

嫁给农夫txt下载

而且,他们还统一地换了一个不解不耐烦的表情。请搜索(产品#书...net)!最快的更新

好像在想他们为什么这么不耐烦地问罗素为什么告诉他们。

宗玉波冷冷一笑:“我不信!”

如果这很正常,罗素根本不会和他说话。

如果你不相信,那不关我的事。

但是现在,为了欺骗他们,罗素主动说:“我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不希望我相信我?”等等!"

罗素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得意地炫耀道:“你的药是凌长老给我们的!”

宗玉波从罗素手中抢过这瓶药,仔细辨认了一下,脸色大变!

“这是...帝级凝血剂?!"宗玉波激动得声音颤抖。

帝级药水在岛上几乎买不到。就算买了也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但是罗素现在手里有这样一个瓶子!

骄傲地说:“是啊,凌长老称赞我们交货快,材料新鲜,所以奖励了我们。”

凌长老最擅长炼药,但他一向古怪。这一次他是如此慷慨...

宗玉波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罗素略带忧虑地从手中接过御凝血药,冷冷地哼了一声:“这是我们的!”

一副怕被抢药水的样子。

牧晴几个人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来。

明明是自己做的药水,她真的很像。

穆青知道真相,所以他们在里面暗笑。

但不知内情的宗玉波被罗素忽悠了,立刻感动了。

贪婪的心很快从身体里钻了出来。

罗素闪烁的眼睛知道事情已经完成了一半。

所以她跟王牧打了几次招呼:“赶紧交任务走人。”

罗素带头离开了。

王牧很快赶上了罗素,低声说道:“我们要不要想办法再接这个任务?”这么大方的长辈真是难得,一个御药!"

虽然王牧的声音极低,但还是逃不过四年级学生的耳朵。

一行人匆匆离去。

好像是跑回去接第二个任务。

他们消失了,四年级的学生越来越站不住脚。

先开口道:“久闻凌长老慷慨,连一枪都是神医!”

宗玉波瞥了他一眼:“你信那丫头说的鬼话?”

胡一帆自信地反驳道:“那种御药是假的吗?”

宗玉波突然被拦住了。

帝级药水他亲自检验,怎么会有假?

胡一帆又问:“你到了岛上,每个人的东西都会被封起来,所以这种药不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宗玉波同意这一点。

胡一帆突然冷笑道:“你不会认为罗素能伪造御药吧?就算她有这个能力,她有药材吗?”

所以,综上所述,手上的药水一定是凌长老送的。

宗玉波脸色微变,最近下定决心。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回来!抢在他们前面的任务部长!”

宗玉波决定接下这个任务。

下达任务的部长其实是副部长,所以有机会管理具体任务。手机请访问:

双方迎面相遇,面面相觑。

杀人犯都是傻逼,在迷茫中挠头。

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些小家伙逃跑后,他们派了一些小家伙。

不是说,凶手虽然疯狂,但他的猜测极其准确!

宗玉波不是被罗素忽悠了吗?

而此刻,凶手正抱着长辈凌的头吸血,抬起头。在月光下,给人一种极端诡异的感觉。

“啊!!!"

宗玉波的团队是四年级学生,但心理承受能力比三年级差。

凶手抛弃了凌长老的头颅,站起身来来去去。

“啊啊啊!凶手!简直是杀人狂!”

宗玉波只能勉强平静下来,但是胡一帆却是全都吓疯了!

太可怕了!

他们绝望的时候就冲了出来!

一边冲一边向学院方向发出求救信号!

凶手冷静地追赶他们。

他们在前面发疯似的跑了。

一边跑,他一边骂罗素:“臭丫头!敢骗我们!好,非常好!回去就要舔她的皮!”

但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出去...

不得不说宗玉波那几个人被杀人狂魔追的真的很惨。

每个人都用光了自己攒下的救命卡,尤其是宗玉波和他的傀儡玉佩。

每个人的头上都有被杀手抓住的痕迹,血迹斑斑,遍体鳞伤。

仍然是杀人狂。他刚吃饱。

他认为如果他们被屠杀,肉和血在过夜后将不再新鲜,所以请访问:

嫁给农夫txt下载

所以,杀手只是带他们出去走走,锻炼一下肌肉,温一下血,让他们明天的味道好起来。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如果宗玉波知道杀人狂魔的想法,他很可能直接崩溃。

他们被杀人狂魔折磨得痛苦不堪,想哭。

就要被吓成神经病了。

但是,他们也是致命的,因为凶手是长辈认识的。

因此,当凶手试图吃掉他们时,被长老们发现并解救了他们。

然而,经过一夜的破坏,他们已经被凶手吓疯了。

长辈发现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蜷缩在山洞里,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精神几乎失常。

梁安随老者前来救援。余波变成这样,他立刻皱起了眉头。

老者圈住凶手,梁安盯着宗玉波。

“怎么让自己变成这样?我没告诉你吗?这里有杀人犯!”梁安恨铁不成钢。

梁安一直视宗玉波为妹夫,所以对宗玉波很好。

宗玉波很难过:“我们被骗了!”

然后,我把罗素的话告诉了梁安。

梁安被他的愤怒逗笑了!

“我说,你怎么非得接这个任务,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没告诉我,是因为怕我抢任务自己完成?我说宗玉波,你脑子长吗?!"梁安气得高兴。

“我……”被人猜到了真相,宗玉波说太丢人了!

“这东西要是传出去,四年级的面子都被你丢了!”梁安咬牙切齿:“臣若知此事...你等着去死吧!”

留下这句话,梁安扬长而去。

部长...宗玉波想到怕梁安的任务部部长,只觉得牙疼。

所以他决定回来后报复罗素!

长老们包围了杀人狂魔,很快就包围并俘虏了杀人狂魔。

凶手杀了凌长老。他们想杀了他,为凌长老报仇。

但我以为凶手是被一个非凡的大人抓住囚禁的,所以不敢擅自做主杀了他,只能把他关起来,等着非凡的大人回来。

宗玉波的报复来得很快。

他们回家后,怒气冲冲地跑到三年级区,才回到自己家。

初三学生冲下山,有种本能的敬畏!

“我知道罗素住在哪里!”胡一帆很生气。

“带路!”宗玉波只有这句话。

一行四人,加上宗玉波的帮手,聚集了十个人,向着罗素的别墅冲去!

罗素正在休息。

因为在森林里,新技能出现在罗素空,但是为了拯救每个人的生命,罗素的新技能透支了精神力量。

当时她什么也没说,但不代表身体没问题。

事实上,罗素现在头痛欲裂,头晕目眩,他正躺在床上休息,恢复身体的正常状态。

就在罗素最需要安静的时候,宗玉波带人来杀了他!

许多初三的人不知道罗素的队伍遇险去了森林,也不知道罗素的精神透支了。

但是-请访问:

然而于波等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下意识的停在了别墅楼下。

“你打算怎么办?”牧晴刚刚照顾罗素睡觉,就听到外面有动静,当即就冲了出去。

“什么?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来,给我赶紧打!”

宗玉波有备而来。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根长棍子!

每个人的精神都像狼一样闪耀!

“打!”

“我负责破!”

“不管你是谁,只要停下来给我打电话,拼个你死我活!”

宗玉波很嚣张,怒吼!

昨天晚上是他一生中最痛苦最痛苦的一夜。

他必须这样发泄他的愤怒。

四年级生一声不吭就冲下来直接打电话。三年级生很生气!

你天天欺负我们,现在还敢欺负我们老板?可恶!

不知道谁喊的:“敢打我们老板苏,跟他们打!”

“是的,和他们战斗!让他们知道我们初三不容易!”

“走!”

“杀!”

“快点叫人,他们出去执行任务了!”

“对,我叫了一队!”

“我叫了二队!”

“我叫了三队!”

……

初三的学生都气得面红耳赤,急得要命要把四年级杀光!

四年级的实力很强,但毕竟人数少,三年级的人数还在增加,所以很快就陷入了人海之战,被死亡包围。

“罗素你这个小婊子!你敢诬陷我们,你就自然死亡!你给我出去!”宗玉波狂喊。

这一喊彻底激怒了初三!

你知道,罗素是他们的女神!

女神大哥被骂成这样,实在是忍无可忍!

“打!”

“杀了他们!”

“敢娶我们老大打架!”

初三的学生都红了眼睛,宗玉波的头破了,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就在宗玉波以为自己的命在今天的时候,罗素这次来晚了。

罗素走下楼梯,挥挥手,三年级学生整齐地停下了手。他们都退了三步,暴露了包围圈里的十个人。

此刻这十个人,每个人都不能乱。

全身衣衫褴褛,没有一处是好肉,不是青肿就是血肉模糊。

罗素咧着嘴对于波:“你叫我?”

宗玉波昨天和今天一起遭受的屈辱比他一生都要多。

所以他一开口,就带着些许悲伤和愤慨放声大哭:“罗素!你好!”

宗玉波一边站起来一边指着罗素。

罗素非常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我很好,你不必表扬我。”

宗玉波差点吐血!

罗素就这样,笑得更加灿烂了。

胡一帆指着罗素,怒不可遏。“你骗了我们!对此你怎么说!”

罗素天真而困惑:“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胡一帆连连冷笑:“罗素,别装了!你敢说你没忽悠我们送材料?你敢说你没忽悠我们被杀人犯杀?你敢说你不知道凌长老死了?”手机请访问:

虽然众所周知小女孩的医术比他好,但沃药师承认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淡淡地笑了笑:“听说艺术行业有订单,有专业,药剂师何还算客气。我刚遇到一个好师傅。”

“好老师?敢问主公?”Wo药师的眼睛闪闪发光!

罗素已经这么厉害了,她师父的医术不是更天下无敌了吗?

罗素笑了:“不说了,不说了。”

何药师苦笑了一声:“……”

此刻,朱太太抓住朱秀的手,用眼睛盯着他:快道歉!去跟我妈道歉!

“咳咳——”朱秀摸了摸鼻子,走到:“苏小姐……”

罗素甚至没有看他一眼。他刚从他身边经过,就去找火狼队长:“怎么样?”你现在觉得不舒服吗?"

火狼队长已经喝了一碗紫血参,虚弱的身体半靠在床垫上。他呼吸微弱,他说:“他全身都疼。”

罗素说:“光是凶猛的老虎,你就遭受了80%的攻击。当然疼。幸好你没有当场杀死你。”

说着,罗素拿出另一个小点的紫血参,直接递给了火狼队长:“吃吧。”

火狼队长是个粗犷豪迈的人。当他看到罗素救了他的九个兄弟时,他已经把罗素当成自己人了,他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他立刻抓起紫参啃了起来。

咔嚓咔嚓,就像吃萝卜一样。

不说了,水嫩可口。

此刻,竹夫人的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还有第二个!

她立刻跑到罗素跟前,小心翼翼地问:“苏小姐,你手里还有吗?”

罗素淡淡一笑:“什么?”

“紫神,你还有吗?”朱太太心里忐忑不安。就像苏小姐之前说的,他们的小竹子一定有新鲜的紫参。

罗素冷冷地说:“最后一株刚才被火狼队长拿走了。”

“啊?!"朱太太的眼泪差点掉出来,但她不能责怪罗素或罗素...

“小竹……”竹夫人焦急地问。

“等你找到新鲜的紫参,我就来给他治治。”罗素平静地向竹夫人点点头。

正是因为声音太静,语气太自然,朱太太的心才越来越不自然。

可以想象,回到朱家以后,朱太太和朱秀必然会有一场巨大的争吵。

但是罗素一点也不在乎。她对火狼队长说:“你以后把钱结了寄给路掌柜,我们就扯平了。”

说着,罗素直接出去了。

火狼队长惊呆了:“…”刚走?!

朱太太的家人也睁大了眼睛。

沃药师没反应过来。

走开怎么说?

然而,罗素刚刚离开。

店主苦笑了一下:“你得罪了朱太太。这个女生一看就知道记仇。你一定要赶紧想,看怎么消除她的愤怒。你的小竹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她了。而且,以她高超的医术,你觉得她会普通吗?所以,别想骗她!”

PS:为了赶上今天第一班不延误的飞往重庆的航班,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我困得不行了。剩下五章是白天写的~

最后一句,掌柜对珠秀说!

竹韵苦笑着揉了揉额头。这一次,他是真的栽了。

罗素走出怡和堂后,路掌柜正忙着出来。

罗素看了看天空,估计了一下时间,对路掌柜说:“路掌柜,你认识建筑界的人吗?”

罗素看了看,还是觉得店主对她的脾气,所以不客气地使用了它。

路掌柜恨不得罗素多利用他。起初,他对罗素印象很好。既然他知道她高超的医术,他想和她搞好关系。

于是,路掌柜笑着说:“建筑界的人?苏小姐,这是要盖房子吗?”

罗素说:“是的,冬天好像快到了。雪封山的时候,只能在家练习。所以,如果要练特别的四合院,今天就来这里盖新房。”

店主听了,不再说话,但还是笑着说:“苏小姐,如果你想找这方面的人,找我就能找到合适的人。我认识的人很多,各方面都有很多,建筑也不会缺自然。散步,我会带你去那里——”

“不过,在过去之前,我们先去屯门,路上接人。”与俞大爷有约,一小时后在衙门口相见。

在衙门口,没有看见俞叔叔。

“那里,那里,余大叔在那里——”晏子眼尖,一眼就看见余大叔缩在角落里,立刻快步走去。

于叔叔冰冷的鼻子红红的,身体在颤抖,整张脸上都是愁容。当他看到罗素时,他几乎没有笑。

“余叔叔,怎么回事?”罗素问道。

于叔叔苦笑了一下:“没什么,什么都不会发生。对了,这是你家的地基合同。已经做了。赶紧拿去。”

“余叔叔,你衣服上的鞋印是什么?”罗素看到了余大叔胸前明显的鞋印,然后看了看他明显被打的痕迹。顿时,他的眼睛一亮,额头上凉飕飕的!

于叔叔怕给添麻烦。他躲开眼睛,挥挥手:“没事,没事,我们回去吧,快点,快点——”

这个时候-

“哦,你这个死老头,怎么还没走?在这里等着吃饭!”衙门里传出一个傲慢的声音。

为首的男孩,一脸鬼混,痞气十足,看着让人想揍他的* *。

发现俞叔叔在看到少年后明显愣了一会儿,然后警觉起来。

俞叔叔拉着罗素:“走,走,快点。”

但俞大叔越慌,男孩就越霸道。他带着一群奴隶在余大叔面前停下,嘲笑他;“喂,你要去哪里?弄脏了主人的眼睛就想走!你以为你走了?”

于叔叔的脸色很难看。他咬牙切齿地瞪着男孩:“老虎不多,反派已经低头太谦虚了。你还想要什么?”

“我们少爷说你污染了我们少爷的眼睛。你跪下来道歉有用吗?”离年轻人最近的恶奴连连冷笑,“跪下!掌嘴!马上!”

于叔叔眼里满是屈辱。

但为了冷静,他准备跪下。

就在俞大叔刚刚屈膝的时候,罗素伸出手拉了一下俞大叔。随即,她走到余大叔面前,笑着盯着那恶霸少年:“你叫它什么?”

“哎呀,多漂亮的小姑娘啊!”那个恃强凌弱的男孩没有注意到罗素。当她看到自己美丽的脸庞时,她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她震惊了。“漂亮的姑娘呢?”这太美了!眼睛太少!"

于叔叔的脸色突然变了!

他想冷静下来,以便迅速把罗素带走,以免让她陷入这样的困境。谁知道老虎没那么迷人,但其实他好色呢?

于叔叔拽着:“快!!!"

“去吗?那不行!”现在老虎很少了。自从罗素出现后,所有的目光都可以放在她身上,而她不能移开。他痴迷的盯着罗素:“小姑娘,来,跟大哥走,大哥给你荣华富贵,你可以无止境的享受。以后可以在益阳市横着走,好不好?”

自始至终,都像个傻逼,MoMo盯着虎少,看他写导演这部自以为是的剧。

她的眼睛是嘲弄和蔑视,她的嘴更似笑非笑。

这种嘲讽的表情顿时让胡绍觉得被侮辱了。他盯着罗素,恶毒地说:“小姑娘,别敬酒,吃点苦!”

虎少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拽罗素!

于叔叔的脸色突然变了!

不好!

如果苏小姐被拖进来,她就在书房里!

然而,在邵老虎的手碰到之前,他只听到一声啾啾!

虎少那沉重的身影倒飞出去,重重砸向政府那块牌匾!

瞬间!

牌匾发出咔哒声,然后裂开了。

而虎少整个人,也因为这一击而发出像杀猪一样的血腥叫声,悲伤而愤怒的声音!

砰!

胡绍砸死牌匾后,半个空倒在地上。

又在啪嗒啪嗒,在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弹坑!

在场的人都傻了!

老虎少的恶奴傻眼了...

于叔叔傻眼了...

就连没时间说话的路掌柜,眼神也呆滞了片刻,然后苦笑着喃喃自语:“这丫头,不出手真是一鸣惊人。”

呆了一会儿,湖少的人立即反应过来,立即转向衙门喊道:“来人!有人闯入衙门!快来帮忙!”

这是衙门的入口,里面一个善良的大帅,听到消息后,刷的一声全没了,像流水一样冲了出去!

他们冲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地上躺着几只老虎,痛苦不堪,顿时大吃一惊!

立刻,他们完全包围了罗素和他的政党!

于叔叔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

益阳对他来说太大了,以至于在他眼里,益阳就像天空一样,但是现在,罗素已经炸开了天空!

“苏姑娘,这是要做什么?这怎么好?”于叔叔一直都是愿意逆来顺受的。你经历过这样的战斗吗?突然慌了!

店主看着罗素,苦笑了一下:“哦,我的小女孩,你的脾气很暴躁。”

罗素冷冷一笑:“大家都被欺负到底了。别人凭什么踩它?”你跟路掌柜说什么?"

路掌柜苦笑:“可是你知道你踢的人是谁吗?”

罗素淡然问道:“他是谁?”

路掌柜差点晕倒:“连人都不知道是谁,你敢踹它?”

罗素冷笑道:“我踢别人的时候从来不问他是谁。就连暗星帝国的王子,都敢这样欺负我,踢也踢,踢不了?!"

“这不是暗星帝国的王子,而是益阳城主的儿子。”路掌柜说。

“哦,城主的儿子能欺负弱者,能欺压百姓,能鱼肉乡里,能抢女人?”

路掌柜苦笑,这还真够冲的,这嘴也够壮的,直接给虎少定了罪。

我家姑娘脾气真萌。

路掌柜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这么年轻的一代真的让他喜欢,他真的不忍心不帮她。

但是此刻,罗素周围的一行头领却是个个凶悍好斗!

老虎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他指着罗素,怒喝道:“敢踢我!本少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侮辱!来,给我打一架,使劲打!就是不要杀我,本少要她憋气,好好伺候本少!”

恶奴又问:“是二少爷一个人打她,还是一起打他周围的人?”

“都一起玩!这些人没那么碍眼,都是我杀的!一口气都不留!”老虎气得整个人都疯了!

这时,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晏子路司库缓缓站起来,冷笑道:“老虎邵要打老?”老朽真是吓坏了——”

胡绍注意到了罗素身后的老人。他定睛一看,顿时眉头深皱:“陆老,你是?”!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会帮她吗?!"

路掌柜笑着说:“老虎少了。不如多做一件事。我觉得这件事有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解决误会。”

老虎已经丢了这么多脸,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这群人活活吃掉在罗素了。他怎么能答应坐下来好好聊聊呢?

他喷火的眼睛盯着路掌柜!

胡少知道陆少是酒家的掌柜,也知道酒家背后的背景很深,连他爸都对他很客气,胡少一般都叫陆叔。

但是现在-

虎少冷笑,不就是餐馆的掌柜吗?你可以给他面子,但你总是可以收回你的尊重!

“你闭嘴!”虎少瞪着路掌柜,“你以为你是谁?!当着本少的面,有你说话的吗?!"

路掌柜闻言,眉头深皱,露出了一丝戒备之色。

胡绍怒叫:“来人,给我!”

那些大副们都在看老虎少行动。老虎既然话少,自然就去!

路掌柜的脸突然黑了!那双眼睛如寒霜一般,就在他正要动手的时候,突然——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哦,到底怎么回事?你在这附近干什么?”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罗素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面容姣好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出来。

“柳管家——”身边的虎小恶奴惊呼一声。

老虎邵的父亲是益阳城主,这个刘管家是胡家的大管家。

当他看到胡绍竟然要攻击路掌柜时,立即惊呼道:“二少爷,住手!”

胡绍冷冷冷笑道:“他不给我面子,要我住手?没门!”

一边说着,胡绍一边命令恶奴再做一次,但下一秒,刘冠佳挥手一把抓住了胡绍。他转向路管家,笑道:“二少爷不懂事。他回去一定要好好跟城主说。他回去一定要去鹿鸣酒家陪你。”

路掌柜冷笑道:“真是该教训教训这种恶霸了!”

说着,路掌柜对罗素说:“走吧。”

一行人直接离开了-

俞叔叔直到现在还很傻,就这么走了出来。居然就这么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这次谢谢路掌柜的帮忙——”罗素笑着抱拳向路掌柜道。

路掌柜没好气的对罗素翻了个白眼:“你个丫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对策,不然以你这种睿智谨慎的性子,怎么会急着胡二?”

罗素舔了舔嘴唇,笑道:“我心里的对策就是照顾你,怎么,你生气了?”

店主陆因为的告白而大发脾气。他只能微笑:“你呀,你真是...你怎么知道你陆叔叔能控制那只老虎?陆叔叔,我只是一个餐馆的店主。他们说不给我面子就不给我面子?”

罗素笑出声来:“鹿鸣餐厅是一家普通的餐厅吗?”

“没有。”

“陆叔叔,你是个普通的掌柜吗?”

“当然不是!”

“就是这样。”罗素笑着说:“反正你在这里,老虎碰不到我!”

“你知道你被踢出去的时候,你陆叔叔为什么不阻止你吗?”路掌柜得意洋洋。

“因为老虎要打!”

“说得好,还有什么?”路掌柜双手放在身后,笑眯眯的说道。

“为什么?”

“如果真的猜出来,那就太神奇了。”店主微笑着问罗素:“你还想买建筑之类的东西吗?”

罗素的眼睛瞪得老大,双玲的眼睛很美:“当然,这是今天学校的主要目的!”

路掌柜苦笑,这丫头的心真宽,这东西搁给别人,还得住?

俞叔叔有一张苦脸,但他没有那么豁达。只要他今天想起来,手脚冰凉,心怦怦直跳,令人窒息。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罗素如此冷静。

路掌柜也很平静,他领着罗素去了一家卖建材的老店。

“啊。”于叔叔惊呼道。

罗素问:“发生了什么事?”

余叔道:“陶然堂,这是旧名!砖瓦等建材一流,建筑师首屈一指!全市第一!没有一定的财富地位,陶然堂是收不到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