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黄金城入口(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极道宗师(1/01)

黄金城入口(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只听一声巨响,极道宗师极道宗师东方玄惊恐地回头,极道宗师极道宗师他的眼前看到的是滚滚的火红色岩浆,而下一刻,东方玄的身体就被岩浆完全淹没了。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岩浆已经冲走了。

埋在下面的东方玄彩慢慢睁开眼睛,挣扎着撑起虚弱的身体。

“没死!哈哈哈,真的帮到我了!”东方玄笑得像个疯子!

东方玄知道自己处境安全,第一反应是确认南宫刘芸和罗素的消息,尽管他已经下意识地把他们当成死人了。

毕竟当时南宫刘芸和罗素都被囚禁了,根本没有反抗。然后他们就接近堕落红莲了,所有这些条件加在一起。如果这两个人杀不死,东方玄觉得自己不想活了。

东方玄又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

果然。

原来的火焰洞穴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

地上只有一个深坑,证明这里有一簇倒下的红莲火。

至于南宫云和罗素,肯定是被坠落的红莲爆炸炸成碎片了,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突然,东方玄感到一股巨大的火焰压过来,他的心跳突然加速,几乎要砰砰直跳。

落下红莲,一定是落下红莲!觉醒后摔红莲!!!

东方玄极怕坠红莲。这时候你哪里还敢抱着抢这一簇异火的心思?更何况他现在身体条件这么差。

东方玄没多想,转身就跑。

秋似乎并没有故意为难他,在他跑出攻击范围后,没有追击。

东方玄伸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他很庆幸。幸运的是,他又开始失去勇气了!

我刚进来的时候,融云大师自己说他只能在里面呆三个月。我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不知道时间过了没有!

想到这种可能,东方玄哪里还能坐得住?随即,他残破的身体又开始向前狂奔,一路狂奔,最后到达了一个大峡谷。

大峡谷,幽龙秘境的尽头。

东方玄到达大峡谷时,眼睛微皱。

因为他看到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更准确的说,是他的敌人。

北辰影业和晏子。

“东方玄?”北辰影感应到了气息,立刻转过头,脸上的喜悦顿时凝固。

“如果不是我会是谁?”东方玄冷傲地勾起唇角。虽然他现在很虚弱,但是他可能打不过这两个人,所以东方玄的心很平静。

“你见过三师兄吗?还有摔!”晏子冲上去,兴奋地问道。

“他们两个?呵呵。”所有的信息,都在东玄这哈哈。

“什么意思?”北辰英感觉到了东方玄的奇怪态度,立刻把他往前推。“你们分开的时候,是你追的那个秋天。你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东方玄,快说实话!”晏子的剑已经拔出,她的脸冷若冰霜,严肃而冷酷。

“你说什么?”罗素无力地看着云起,极道宗师喃喃自语。

南宫云死了?哈哈哈,极道宗师这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就算天下人都死了,南宫云也不会死!他的潜力是世界上最好的!他的实力是大陆骄傲!

“他不会死的!”罗素的声音如此尖锐!

“你也知道深渊恶魔的力量。你觉得南宫云能抵挡三个深渊恶魔的攻击吗?罗素,别天真了。”云起眼神冰冷,眼中闪过一抹残忍!

只有南宫刘芸死了,罗素才会放他走,真正属于他。

尽管罗素心里很焦虑,但她的大脑仍在快速转动。她冷冷一笑:“三个深魔?云起,你已经和深渊恶魔达成了协议!”

云起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但别忘了,城主随时都会出现。深魔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所以,他们绝对不敢杀南宫云!”罗素目光锐利的盯着云起!

虽然她很确定,但罗素心里并不确定,所以她紧紧盯着云起,从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情绪变化。

果然,云起眼底闪过一抹懊恼。

被罗素抓住了。

罗素心里一紧,这时,她轻轻地向后倒了下去。

好了好了,南宫云没毛病...否则,罗素真的不会原谅自己。

如果南宫云三天前没腻着她,反而去练义父留下的剑法。也许他的力量急剧上升,现在不会有危险了。

“你说得对,南宫刘芸没有当场死亡,而是...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死了。”云起冷哼一声。

罗素不想再和他说话了。

但为了云,罗素被如此陌陌,另一股无名之火在他心中冲上来。他突然向罗素施压。

“欧阳云起,滚出去!”罗素不顾一切地想推开他。

但是云起密集的吻如雨点般落在罗素的脸上。他一边亲吻一边轻声低语:“秋天,你会回忆,回忆我们曾经多么幸福。”

“呜呜呜...我只知道恶心,你快放手!”罗素一直在挣扎。

但是她的手被砍回到头上,腿被固定,身体被压了下来,根本不能动。

当云起亲吻罗素的嘴唇时。

罗素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她用力咬着云起的嘴唇!

柔软的嘴角突然被咬了一下,咬出一个血淋淋的洞!

云起伸手去摸,发现了一团血。

被眼底征服的* *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瞬间暴涨。他突然向罗素弯下腰,他的手更加用力,扯下罗素的衣服。

"眼泪-"

一声清脆的响声,罗素的粉色裙子瞬间被撕成了碎片!

露出里面的白衣服。

罗素愤怒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如果云起不在乎她...苏真是要疯了!

“欧阳云琪你给我站住!你真的要我恨你一辈子!!!"罗素愤怒地咆哮着。

罗素的声音很尖。

云起迷离而充满* *的眼神,被她这么撕心裂肺的一叫,猛然惊醒。

(q!)

他看着身下的罗素。

此刻,极道宗师她的脸红了,极道宗师一双眼睛像喷出火来。

云起握紧拳头。

他真的不能马上做她!不管她想要什么,她都是他的男人。生完孩子,她不应该离开。

但是...云起深吸一口气,压下所有的情绪,从罗素站了起来。

“今天不行,明天不行,明天不行,后天也不行,罗素,你逃不掉的。”云起离得很近,所以他在罗素耳边说了这话。

罗素知道她的力量现在被封印了,是云起的良心让她保持清白...那时,她再也无法激怒他。

我们必须先稳住他,然后慢慢想办法,恢复体力后,再考虑逃跑。

所以,罗素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云起,你真的喜欢我吗?苏定定地看着他,表情严肃而凝重。

长期以来,罗素一直回避这个话题,但现在很少采取主动。云起的心突然升起一丝狂喜。他兴奋地看着罗素:“当然!咯咯咯,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我对你的心永远不会变!”

“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我敢肯定。”罗素的话仍然冷漠和疏远,他没有故意取悦他。

“我知道……”云起很沮丧。这些天他已经学会了。

“如果你一味地使用力量,我永远不会喜欢你,但是如果你用不同的方式去追求,或者……”罗素故意颤抖。

如果你想逃跑,你必须先哄云起。罗素藏在袖子里的手被紧紧握住,他的指甲被掐进了肉里。

她看上去平静而客观,好像在说一些和她完全无关的事情。

但正是这种态度说服了云起。

如果罗素一上台就改变态度,云起不会相信。

“那么...怎么追求你?”云起仔细看着罗素。

“我不是在追人,我哪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困了,想睡觉。”罗素躺在会议床上,拉起锦被子,把自己盖好。

云起哪里不明白罗素是什么意思?

“嗯,你好好休息,我……”云起本想说我会留在这里陪你,但当他看到罗素转过身背对着他时,他突然苦笑了一下。

“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就告诉女仆。”云起仔细解释了一下。

罗素没有回应一声闷哼。

然而,云起的心里很高兴,因为罗素答应给他一个机会。现在,他会抓住这个机会,重新找回她。

即使罗素说的是假的,也没关系。她给了他追求的机会。

房间内外,两个人各有各的想法。

云起告诉漂亮的女仆:“好好保护这个女孩。如果她出了什么差错,不仅是你的头,更是你全家的头!”

在别人面前,云起从来没有像罗素那样细心和温柔。

他的眼神残忍而暴戾,杀气残忍而无情。

仿佛走近他一英里之内,他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没有人敢直视云起的眼睛,也没有人敢接近云起。

桃火心姬发冷。

(q!)

极道宗师

她赶紧表明心意,极道宗师跪下:“奴婢就算死了,极道宗师也绝不让姑娘掉一根头发。”

“记住你说的话。”云起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大步走开了。

虽然罗素用被子蒙住了脸,但她听到了她应该听到的。

云起离开后,罗素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她的成就。

苏失去了气场,才发现丹田空空好像一点气场都没有。

因为没有气场,空根本打不开,就好像空没开过一样。

罗素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起作用。

没有灵气和力量,怎么跑出魔族,回到炼狱城?罗素用一只手撑着下巴,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

就在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罗素的脑海里传来。

罗素聚精会神地听。

一开始什么都听不到。

但最终,罗素隐约能听出敖敖的叫声。

这是小龙的声音!

罗素立刻认出了它!

小龙被关在空,在云起的封印下,罗素与小龙隔绝。

你现在能听到小龙的声音吗,这是否意味着她与小龙的联系已经开始慢慢恢复?

“莲花...花...草...莲花...花...草……”

小龙微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莲花草?罗素眼睛瞬间一亮!

当空被封印的时候,罗素已经不省人事,但是小龙仍然醒着。既然叫莲蓬草,那云起一定是用莲蓬草做的印章把她空封了。

只要空打开,她的精神力量就会慢慢恢复。

莲花草...罗素在脑子里迅速思考着。

明白了。

罗素瞬间眼睛一亮,偷偷打了个响指。

她想起来了!

当初* *当老师设立三题学习的时候,她背了很多书...那里提到过。

荷兰草的汁液确实有密封空的作用,而破解荷兰草则需要两样东西。

一个是灵木水,一个是无叶木。

罗素心里一阵喜悦。

她有凌水木。她在白泽世界的时候拿了很多,现在都堆在空了。然后让小龙从内尔外面把它洒出来。

然后,她这里缺一棵没有叶子的树。

罗素看上去很沮丧。她怎么得到这种无叶的木头?

无叶木和枯竭木很像,很容易被普通人混淆。

无叶木有毒,用尽木无毒。竭木是炼制洗魔的重要药材之一,一般可以在药店高价买到。

而是一棵没有叶子的树...这要看运气。

罗素知道,既然云起可以用这种方式封印她空,他一定也知道无叶木和灵木水可以破解这个封印。

所以,在这个魔宫里,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接触无叶木。

为了不打草惊蛇,罗素不会在魔宫中出手。更何况她目前没有任何修复,晚上也没有机会动手。

既然里面不好,就只能出去看看了。

希望这次上帝能照顾好她。

罗素掀开被子,起身离开了。。。。

于是,极道宗师云起高兴地和罗素出去了。

第三天,极道宗师罗素愉快地出去了,云起愉快地陪着他。

第四天...

第五天...

第七天,云起没有说话,但云起身边的那些下属忍不住了。

因为云起并不孤单,他是一个开放的主。他每天都很忙。他需要处理很多事情,需要练习。天天逛街是怎么回事?

然后到了第八天,陶火再来请示的时候,正好遇到机械氏族的族长汇报重要的科研成果。

于是,云起又派了十座圣阶山峰来保护罗素。

如果没有云起,罗素采取行动会方便得多。。。。

这几天她天天去药店,极道宗师别人也没起疑。

所以,极道宗师这一天,当罗素像往常一样跑到怡和堂药店,买下了全店的药材——

桃火也只有无奈的拿出元氏乖乖买单。

“让人把这些草药都拿回去,我就用来炼药。”罗素冷冷地说道。

罗素手里拿着一根干枯的草,所以他一路走着玩着,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人怀疑。

桃火,向云起报告。

因为罗素以前每天也包药材,而云起总是笑呵呵地看着她。

她觉得罗素生他的气,他愿意习惯罗素,所以罗素不能激怒云起。

现在,陶火像往常一样报道了罗素今天的行为。

因为罗素的行为和昨天完全一样,云起并没有怀疑。说到药材,云起微微蹙眉:“筋疲力尽的草?”

"是的,筋疲力尽的草,苏小姐说要提炼和洗涤魔法."桃火说实话。

云起危险地眯起眼睛,声音冰冷:“把所有的干草都拿出来。”

“是的。”桃火知道的很厉害,就立刻把所有的干草呈献给了主。

云起亲自检查过了。是的,这里所有的植物都耗尽了,没有一棵是无叶的树。

“苏小姐能拿走吗?”云起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陶火点点头:“苏小姐回去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

云起推开面前干枯的草地,当他再看时,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很远的地方。

喘息片刻,云起来到罗素的卧室。

这里,依旧戒备森严。

“苏小姐出来过吗?”主之主环顾四周。

大家都不敢看魔王的眼睛。守门的卫兵颤抖着说:“苏小姐进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云起满意的点头,然后后门吱呀一声开了。

罗素此刻正在洗澡。听到声音,他突然生气了:“滚!”

当云起听到稀疏的水声时,他立刻停下脚步,表情尴尬:“罗罗,是我。”

“你必须离开这里!”罗素的话毫不留情。

门现在开着。

听了罗素的话,门外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耶稣基督!

就是他们,至高无上,战无不胜的主。每天一只眼睛扫过去,他们的心就会吓得停下来。

这个苏姑娘,贺德和,这么久以来一直在折磨主。主没有生气,总是哄她,怕她生气。

现在,她该出口骂魔王了!这是一个死亡愿望!

他们都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盯着他们的主,并迅速下令惩罚...

但他们的魔王恶魔此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面带苦笑地面向里屋:“慢慢来,别着急,我在外面等你。”

云起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很快他就看到一根枯萎的小树枝随意地扔在梳妆台上,而且小树枝已经断了很多。

应该是一路折叠。。。。

极道宗师

魔王低头一看,极道宗师真的看到了地上的小块树枝。

这是干木头,极道宗师不是无叶木头...

主把小树枝放回梳妆台上,摸了摸鼻子,默默地离开了。

此刻,寂静得可怕,守护着周围明灭的守卫。此刻,他们都看着大人的背影...

怎么可能!!!

魔王对谁都果断无情。谁敢看一眼,马上就是人头!

但是那个苏姑娘!

她能这样骂主,主连哼都没哼,苦笑着摸摸下巴?

这一幕,让这群人破下巴...

从那时起,他们对罗素的守卫变得越来越严格,他们不敢有丝毫松懈。而且,在罗素面前,他们不敢喘粗气。

得罪了主还有活命的机会,但是得罪了苏小姐,主肯定会拔刀相向,所有人都会倒地。

当然,这些都是其他的故事。

云起拿着干枯的木头,悄悄地离开了。

但此刻,沐浴之内,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

如果云起进来了,他一眼就能看出罗素此刻已经穿好了衣服。洗澡的痕迹在哪里?

事实上,罗素根本没有洗澡。她呆在浴室里假装洗澡的原因是为了欺骗云起。

云起的大脑可以瞬间扫描整个房间。只有假装洗澡,她才能避开他的心灵扫描。

这就是罗素选择浴室的原因。

此刻,在浴缸边上,一片光秃秃的木头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罗素的白玉手拿起光秃秃的木头,嘴角露出一丝成功的冷笑。

趁还来得及,为了不节外生枝,现在最重要的是用无叶木打开空房间。

云起不是傻瓜,相反,他很聪明,所以他必须马上去做。

罗素和小龙之间有着微弱的联系。经过大量的交流,她终于向小龙传达了她的意思。

经过一番寻找,小龙终于在药店找到了灵木水。

“我准备好了。我从一数到三的时候,你说灵木水倒在空之间的门上。请记住!”罗素告诉小龙。

“嘿。”小龙说他记得。

在罗素这边,她一点一点地从光秃秃的木头里挤出果汁,然后把它放进容器里。

罗素不知道的是,云起已经回过神来,他转身往回走。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合?他去的时候,罗素正好在洗澡?她不怕避开吗?怎么可能...

云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以闪电般的速度飞了回来。

此刻,罗素正在做最后的努力。

无叶木里的汁液全部榨完之后,她开始数数。

“一个。”

“两个。”

“三。”

在门口,卫兵和女仆都弯下腰说:“主——”

而此刻,在浴室内,罗素发现自己带着龙指环的手指,正在发生强烈的变化。

右手食指,原本绿玉,红如炭火。

(q!)

然后,极道宗师它爆发出非常强烈的光。

罗素知道她的房间是开着的!极道宗师

而且,她也知道云起已经在门口了。

罗素二话没说,立即将身边所有的工具收进空,擦去所有痕迹。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而罗素,正穿着衣服。

头发湿了,好像刚被水浸湿。

罗素一见云起,眼里闪过一丝怒意:“欧阳云怎么了?!我知道我在洗澡,我一次又一次的来!你的地方太棒了!我不知道敲门是什么!”

罗素非常生气,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云起的感知已经探查到了浴室,一切如常,在他的想象中没有光秃秃的木头...

云起知道,这真的是他想多了。

本来,罗素没觉得他顺眼,但现在她却恼了,唉。

云起急忙向罗素道了歉,罗素冷冷一笑看着他:“唐君主,赔钱有什么不好,何必浪费我来道歉?”

“摔!”当云起看到罗素自称是个废物时,他的眼睛闪过一道暗淡的光。

“不是吗?我现在控制不住自己。任何来这里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射死。这不叫浪费。还有谁是废物?”苏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云起。

她的眼睛太亮了,他看不见。

“过一会儿,我会解开你的封印。”不要把你的脸从云起身上移开,他的声音会降低。

“过一会儿,什么时候?”罗素咄咄逼人。

“等我们结婚了。”云起不敢直视罗素的眼睛。

“结婚?!"罗素的声音瞬间飙升,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欧阳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婚姻是什么?”

坦率地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云起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他严肃地看着罗素,深情地说:“我们七天后结婚,嗯?”

“好你个头!谁和你结婚了!云起,你答应过我,你会给我时间,再来追求我!”罗素气得差点跳起来!

她想争取时间,所以被云起假意追求。现在他已经来告诉她,七天,以后的日子,成功和亲吻!!!

“我给你时间,再追求你。这些都可以在婚后发生,所以不矛盾也不冲突。”云起以务实的方式回答了罗素的问题。

目前,罗素几乎气得跳了起来,而云起却很平静。

“滚滚,你赶紧给我滚!总之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绝对,对,不,对!”罗素愤怒地把云起推出去。

云起脸上露出了苦笑。

他知道罗素会反对,但没想到会这么激烈。她心里真的没有他的位置吗?

“轰!”

罗素毫不留情地把云起赶出去后,非常生气,心情沉重,关上了门。

云起没有立即离开。他站在门外,双手放在身后,白色锦袍的下摆随风起舞。

复杂的情绪浮现在他的眼中,最后只剩下一丝坚定:落井下石,一定要结婚!

然后,他迅速离开了。

在门外,虽然直直的,不敢走出大气,但却是广为流传的——而且内心深深感受到了。

(q!)

极道宗师

第二天,极道宗师尸体被密封,极道宗师裂口变大了。

第三天,大如拳头。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从一开始精神力量就在慢慢增加,后来罗素的恢复速度越来越快,简直是一天比一天快!

罗素原本是一个君主,但是没有人想到这个封印空和精神力量会对罗素有如此大的帮助!

当她恢复到巅峰实力时,被两位明星提拔。

也就是说,罗素现在是君主三星!

整个君主三星。

这真的是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

有了这样的实力,罗素更有信心逃脱。

但前提是云起不知道。

苏东张西望,真的让她找到了好东西。

我还记得我在争夺有龙榜的时候,北辰影业给了罗素一个玉佩,可以掩饰修炼者的修炼。

让人看起来像没有实力的普通人。

现在苏需要这个宝贝,让她看起来像个没有精神力量的普通人。

罗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云起,上帝也站在我这边!

因为空里的时间是外面世界的十倍,在空里60天过去了,外面世界只过去了6天。

明天是第七天,也就是罗素和云起结婚的日子。

每天,云起都会去罗素的小院子,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院子。

即使他们没有见面,但知道她在他身边,云起的心里还是很甜蜜和快乐的。

只要一想到他和罗素的婚姻,就会有一些可爱的孩子在这个院子里嬉笑打闹,一个微笑就会浮现在云起冰冷的脸上。

“苏小姐在哪里?”云起问漂亮的女仆桃火。

这几天,桃火正在照顾罗素,所以只有她最熟悉情况。

(q!)

“苏小姐在睡觉。”桃火如实回答。

“还在睡觉?”云起眼中浮现出一丝狐疑。

第六天了。

起初,极道宗师当我听到罗素睡着了,极道宗师云起认为罗素在生气,所以她离开了他。他以为过了七天,她总会嫁给他,然后就认命了。

然而,日复一日,罗素一直在睡觉,这……似乎有点不对劲。

“苏小姐没吃过。”桃火补充。

云起的脸突然变黑了。

怎么能不吃!

她现在不是一个强势的君主,而是一个根本没有实力的普通人。她怎么能不吃呢?她要绝食抗议吗?

云起越想越不安。

“轰!”

门被一双如玉般长的手推开。

罗素刚刚穿上了能够隐藏他力量的玉佩,云起走了进来。形势非常危险。

“你在这里干什么!”罗素恶狠狠地瞪着他。

“咯咯咯,明天,你就嫁给我。”云起站在罗素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她纤细的手指挑起了罗素的下巴。

苏在她陷入意识时拍了拍自己的爪子,但当她想起现在不该暴露自己的力量时,罗素用力反抗了。

“嫁给你?你做梦!”罗素冷笑。

“咯咯咯,别傻了。现在你根本无法抗拒。你只要嫁给我。”云起心地善良。

“谁说只有一个办法?有没有别的办法让你忘了?”罗素站起来,走近云起,在他耳边低语:“虽然我逃不掉,但我想自杀,但有办法。”

罗素的声音很轻很轻,像羽毛一样轻轻落在云起的心头,但他开始冒冷汗。

云起愤怒而恐惧地盯着罗素:“你在威胁我吗?”

“你可以逼我,我为什么不能威胁你?”罗素冷哼一声。

“你想要什么?”云起知道她不能强迫苏倒下。她脾气很大,什么也做不了。

“婚期取消了。”罗素冷冷地说道。

“没办法。我们一定要结婚!”这一点,云起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罗素笑眯眯地盯着云起。“我也不是不可能心甘情愿嫁给你,只要对我公平!”

“什么意思?”云起眼睛眯了起来,眼底有一种雀跃的喜悦。

因为罗素说他愿意嫁给他。

“你封存了我的成就,但你的状态很好。平心而论,你必须封闭你的成就。”罗素微笑着看着他。“当然,你还有第二个选择,就是解开我的封印。”

云起看着罗素的眼睛。他看得出,尽管罗素在笑,但她是认真的。

“有这个必要吗?”云起对罗素微笑。

“必须。”罗素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封了修炼,你愿意嫁给我?”云起的目光锐利而直直地穿透了人们的心灵。

“这是证明你爱我的方法之一。”罗素选择了简单的方式。

“好。”云起的手指轻放在自己的身上,很快他就封闭了自己的修养。“现在,我们俩就像在现代一样。真的是久违的熟悉。”

被围困的女孩穿着一条蓝色的素色裙子,极道宗师有着美丽的外表。

然而在一群黑衣人的围攻下,极道宗师她的脸上满是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肩上坐着一个胖乎乎的蓝色小精灵。那原本迷茫的双眼,此时愤怒的布满血丝。

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罗素分离的晏子。

晏子的坚持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很快就会变得站不住脚。

此时,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眼底滑过毒辣狠厉的光芒。

晏子被三个黑衣人缠住了,另外几个人分别计算了她的逃跑方向——

他们中的两个人跳起来砍掉了晏子的头!

另外两只朝晏子的腿劈去!

上,下,左,右,前,后,四面八方都封了!

连晏子都不会飞!

晏子的眼中闪过绝望之色。她太不愿意了。

在罗素的照耀下,我终于得到了这个可爱的蓝色精灵。可惜,她终究没有福气提出来...

看着剑从四面八方射来...晏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关键时刻,罗素从天而降——

“打!”罗素怒喊。

与此同时,罗素打出了他手中的所有牌!

小龙上下翻飞,一纵身跃起,袭击晏子下盘的两个人,被它直接踢得头骨碎裂。

变异金合欢树也不甘示弱。它伸出两条绿色的藤蔓,就像两条有力的手臂,牢牢的把那两个人抓成了两半空!

两个人有一半空即将成功,却想不到。在这个关键时刻,有一根绿色的藤蔓将他们绑不住,然后猛的将他们拉了回来!

他们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被向后拖!

“轰!”正在这时,小神龙腾动了,它把功拿到旁边经过的两个头上,用两个拳头打了过去!

“啊,”两个人痛苦地尖叫起来,额头被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变异金合欢树并不懊恼。

这种合作方式对他们非常有利。

于是,就这样,变异相思树抓住了目标,小龙用拳头打了他的头。

一套一打,这两个忙到会被认为是最好玩的游戏。

罗素原本想出手,但当这两人出手时,她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罗素忙向紫嫣走去。

晏子回头看着罗素,他的脸上充满了微笑。“咯咯咯,你没事吧?那太好了……”

说完,她晃了晃身体,差点摔倒。

罗素抱着她,关切地说:“先坐下,我帮你疗伤。”

“死不了,先把这些杂碎干掉。”晏子挣扎着挥动刀子,再次冲了上去。

罗素愤怒地拦住了她:“这些人不足以让小龙杀死,所以深呼吸。”

罗素带着爱和悲伤看着她。

这时,晏子的脸上沾满了鲜血,蓝色的裙子几乎看不到原来的颜色。

可见这几天她的生活是多么的悲惨。

罗素叹了口气,真诚地看着她:“我给你带来了麻烦。”

晏子毫不客气地挥挥手:“这与你无关。”

罗素摇摇头:“不,追你的人是夏衍老巫婆的手,她真正想杀的人是我。”

“小霞仙子?她为什么要杀你和我?”晏子很困惑。

受到伤害的晏子已经陷入困境。自然,极道宗师罗素不能再隐瞒了。她说:“岚的老巫婆嫉妒我妈妈。你看,极道宗师我的脸是她做的,是为了显示它原来的形状。”

“啊……”晏子没有注意到罗素的脸。

在看到小龙跳出来之前,她下意识地知道那是罗素,没有看清她的脸。

现在罗素强调,当晏子再次看着罗素的脸时,他突然感到惊讶。

“你的脸,”晏子呆住了,难以置信地盯着罗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看了?”

这张脸还是原来的五官,但是细微之处好像已经调整好了,完美无瑕!

“好美!”晏子惊呼道。

罗素笑着说:“没什么变化,就是素颜照和PS照的区别。”

“你拿什么当皮亚斯?”晏子说他完全不明白。

罗素笑着说:“你只要记住这是我的真面目。以前师父为了保护我,在我脸上施了换脸术。”

就这样,那个把她当宝贝放在扶苏的人也是一个美丽的主人。

只是这里什么都有,罗素还没想明白。

但也对,我真的表现出来了,小霞仙子早就追求她了,她无处可逃。

罗素认为,以她廉价母亲的坚韧,情敌绝不是一个朦胧的仙女。

“改变形状?这是当之无愧的融云大师,也只有他能做到。”晏子靠在树干上,笑得很开心。

如果三哥现在看到罗素,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惊讶。我真的很期待他的反应。

罗素与晏子交谈并治愈了她。

晏子多处受伤,包括七八处光刀伤和严重内伤。

因为没有很好的治疗,几个切口发炎,看起来触目惊心。

罗素先给晏子喝了满满一杯上等的田零水,然后切开她的伤口,让她用生肌丹内服外用。

生肌丹疗效非常好。药粉撒在伤口上,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立即止血。

不仅止血,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厚厚的痂。

“这一层掉下来,就完美了。”苏就放心了。

幸运的是,晏子没有致命伤。

晏子上一次也是被罗素用生肌丹治疗的,但是那次她昏迷了,这次是亲眼看到的。

“太神奇了。”晏子大吃一惊。

“这里。”罗素把剩下的整片制粒药丸交给了晏子。“你总是受伤,拿着它,守在你身边。”

对于一直被自己困扰的晏子来说,罗素总是感到内疚,总是想为她做点什么。

晏子自然想要这种神奇的治疗药物,但是-

“那你自己呢?”晏子不确定地问道。

全都给她。如果罗素受伤了怎么办?

罗素扬了扬眉,笑道:“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晋升为高级炼药师了,我有资格炼制生肌丹。”

“高级炼药师!”晏子听到这话,狠狠地瞪了罗素一眼。“上次不是还是中级炼药师吗?”

也是被人追杀,自己被追杀的心慌,无处可逃,可是罗素这丫头运气怎么这么好?甚至晋升为高级炼药师?

罗素傲然一笑:“不过是个高级炼药师罢了。”

“什么意思,极道宗师只是个高级炼药师?”紫嫣想骂人。

这丫头不知道现在大陆高级炼药师很少吗?

她才十七岁,极道宗师十七岁!十七岁高级炼药师,说出来谁信?

晏子嫉妒的头骨受伤了。

“等等!”她突然跳起来,坐直了。

罗素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你现在不能动,我去做点什么。”

晏子拉着罗素的手,用他黑色的眼睛仔细地看着罗素。

她一句话也没说,就仔细看了看。

罗素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的心有点毛。她每天都弱弱地问:“你在看什么?”

她有什么问题吗?

“你姑娘,你!”晏子几乎惊呆了。

“怎么了?”罗素的眼睛是无辜和困惑的。

“你是六阶!”晏子絮絮叨叨,几乎停不下来,“咱们还是分开你还是中级炼药师,对于第五阶来说,那只是几天后的事?你们都升职了!”

罗素笑了:“如果你想改变它,我会用双手欢迎它。”

其实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并不危险,还有什么不是九死一生?

两个人分别后互相诉说。

当说老巫婆把她锁起来,瑶池仙子趁机虐待她时,气得哼了一声说:“李是个婊子,真不要脸!”

当罗素谈到在老巫婆困的时候从她的卧室偷了药箱时,晏子笑了,伤口几乎裂开了。

“你能从老巫婆手里逃脱,真是不可思议。”晏子非常钦佩地看着罗素。“其他人都做不到。”

“你呢,这几天怎么逃出来的?”罗素关切地问。

“那天离开你后,我去山里找野果给精灵们吃。谁知道半路上杀了一群实力很强的黑人?”晏子的眼里充满了愤怒。“我武功差,只能一路逃命。然而,它们并没有完全完好无损。至少一路走来,原来的50人黑衣人只剩下这些人了。”

晏子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地上被打开的黑衣人,看上去很生气。

一路走来,她搞了无数手段和心计,害死了这支队伍。

最后就是坚持不下去了。

如果罗素没有早一点到达,恐怕她明天就见不到初升的太阳了。

我找到一条小溪让晏子清洗,罗素拿出一件崭新的衣服让她穿上。

"有空包很方便."晏子无限感慨。

“别担心,你也会有的。”罗素笑着答应。

空口袋由空的一小块空分割而成。她知道后,会寄一本到晏子。

“真的吗?那就值得被追。”晏子知道罗素心中的内疚,所以他故意提起这件事。

当她真的给了自己一个包空的时候,我想她到时候也不会有负罪感。

事实上,她一点也没有责怪罗素。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因为罗素,蓝色精灵也不会接近她。

在她心里,罗素是她非常好的朋友。

与晏子交易后,极道宗师罗素无聊地坐在石头上休息。

突然,极道宗师她的眼睛亮了,她想起自己没有读过之前偷来的那本《精神舞步法则》。

此刻闲着也是闲着。罗素从空拿出了紫檀木盒子。

盒子很小,上面刻着龙,画着凤凰,做工极其精细。

这个盒子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钥匙锁,而是密码锁。

六排小齿轮,数字从0到9,在打开盒子之前,需要正确地按下六个小齿轮上的所有数字。

但问题是,没有人知道云起设置的密码...

罗素有些头疼地捂住了额头。

“喂,这是什么?”晏子收拾好自己,走过来,看见罗素怀里抱着一个做工精良的盒子,好奇地坐在她身边。

罗素转向那块平坦的石头,给晏子留下了空间。

“啊,是皮影舞规则!”紫嫣看到这不禁瞪大了眼睛。“这不就是西晋皇宫的秘密吗?它是怎么到你手里的?”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你觉得怎么样?”

晏子无言以对:“它不能被偷吗?”

“可以,但是没有奖品。”罗素弹了弹手指。

“让我看看。”晏子拿起红木盒子,看了几遍。“谁知道这个密码,至少得测试好几天?”

“几天?”罗素抿着嘴。“每个小齿轮是概率的十分之一,六次方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一百万倍。”

“一百万次?”晏子看了看他的手指,然后直接把紫檀木盒子扔回罗素。"盒子没打开时,手必须先扔掉."

晏子是对的。

如果你尝试一百万次,你的手真的会失败,而罗素并不打算使用这样一种原始的方法。

“你能把它砸开吗?”晏子突然眼睛一亮。

“你试试。”晏子是七阶,实力很强。

晏子郑重地点了点头,将盒子放入那个盒子中,精神力量从手掌传到了盒子里面。

但很快,她的精神力量仿佛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半分钟都进不去。

“太奇怪了,我打不开。”晏子怀疑地喃喃自语。

罗素点点头:“我也打不开。”

其实她刚拿到盒子的时候,就想用念力破坏密码锁,可惜没有成功。

“那我该怎么办?”晏子用一只手指着他的下巴,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罗素。“否则,你可以随意选择几个数字。反正你这么幸运,说不定瞎猫会遇到死老鼠。”

罗素无言以对:“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你叫我随便试试?”

“那不是吗?又打不开,只能瞎了。”晏子无奈地耸耸肩。“否则,你应该先试试。你受不了我就帮你。”

罗素看着自己洁白如玉的手指,终于咬了咬牙:“好,打!”

只有她拿到影子舞步,她的速度才能提高,没有什么空可以进一步提高。

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不可避免。

罗素盘腿坐着,把盒子放在膝盖上。

她搓着手开始做。

正如晏子所说,罗素自然不会找到一个数字来拼写他的运气。

百万分之一的运气是无法想象的。

罗素开始回忆他前世的习惯和风俗。

我上辈子经常用密码,极道宗师但是因为数字密码太简单,极道宗师所以很少用。

861111云起的生日。

罗素拨动小齿轮,将密码对准同一个方向。

“不可能。”罗素摇摇头,这个密码错了。

罗素的小脑袋不停地思考,他的动作保持不变。

她用上辈子所有的数字做了实验,但令她沮丧的是,她还是没有做对。

晏子歪着头想:“是不是从西晋老皇帝那里偷来的?”

罗素一边忙着自己的事,一边摇摇头:“老皇帝把它传给了他的儿子。”

“那是欧阳云吗?”晏子显然听说过云起的名字。她点点头。“这个欧阳云是个人物。这几年他进步很快,进步之快真是惊人。”

突然,她突然停住了,两眼放光:“你偷了欧阳云的这个盒子?厉害!”

晏子的话让苏想起了黎明前在云起卧室发生的事情。

那是她刻意想要忘记的记忆。

罗素很快改变了话题:“让我们想想如何解决密码。”

晏子根本不知道罗素和云起的过去。她突发奇想:“你说,欧阳云设置的密码会和别人有关系吗?”

罗素心中微微一怔。

晏子歪着头,自动往下想:“和欧阳云有关系的人很少。老皇帝排除了他母亲已经去世的可能性...你说这个号码和他心爱的女人有关吗?”

晏子无法逃脱惩罚。

罗素胸口最柔软的位置猛吸一口气,神情僵硬。

“你怎么了?想到了什么?”罗素见到紫嫣神色大变,立刻坐直了身子,双眼放光的盯着罗素,眼底满是期待。

“咳咳。”罗素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谁知道他有没有心爱的女人?你知道吗?”

“我该怎么知道?”晏子别无选择,只能站出来。“算了,还是你随便试试吧。如果你不能,就改变我。我还是想试试运气。”

罗素看了她一眼,低头看着红木盒子。

晏子在胡说八道,但是...你想听她说吗?

罗素的心噗通噗通剧烈地跳动着,没由来地有点紧张。

她收紧双手,决定试一试。

晏子看着罗素死亡的表情,不禁疑惑。

我想不通。试试密码。为什么罗素就像去刑场一样?

罗素的生日是901101。

当她把小齿轮分别转到这些数字时,当她把最后一个数字指向箭头的方向时——

罗素只觉得手心在冒汗。

"啪嗒--"

一声巨响,紫檀木盒子应声而开。

别说罗素,就连紫嫣也被吓了一跳。

一时间,四周鸦雀无声。

只有风在吹。

两个人四目相对。

晏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指了指红木盒子。等一会儿说清楚,“它是开着的,”

罗素等了一会点点头:“它真的开了……”

“可是你是怎么打开的?”晏子不相信地看着罗素,重复道,“你为什么要打开它?”

此章加到书签